一个高晓松式江湖腕儿们的故事

发布日期 2020-05-25

5月10日,随着温拿乐队的粤语经典金曲《朋友》,以"对抗焦虑,回归日常"为主题的“相信未来”在线义演温情地落下了帷幕。


“相信未来”由阿里文娱旗下大麦联动微博、网易云音乐、虾米音乐、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共同发起,优酷担纲内容制作,高晓松担任总策划,300余组音乐人参演。5月4日至10日四场直播吸引了4.4亿人次在线观看,微博话题#相信未来义演#阅读量超过48亿,这样的成绩,足以被载入华语乐坛史册。

谈及“相信未来”义演,人们会提及35年前Bob Geldof发起的“Live Aid”,以及前不久LadyGaGa发起的“One World”在线义演。与“One World”一样,尽管因为疫情影响,“相信未来”不如Live Aid那般更生动更具视觉冲击,但客观条件的限制并没有影响观众的观看热情,在这四场演出中,无数个画面伴随着回忆杀冲上热搜,王菲与常石磊的《人间》、周迅的转角镜自拍、朗朗夫妇的四手联弹、老狼的乐队、缝纫机乐队、中国乒乓球队《我爱你中国》……甚至朴树的狗头帽、陈伟霆的猫、王俊凯的窗帘也都跟着出道,这些构成这场演出的每个细微的片段都带给赢咖2这个特殊时期的感动。

当然,这个其乐融融、意义深远的义演背后,是幕后的音乐人希望带给每个人以及整个行业的力量。

音乐人与观众的相互成就


包括音乐行业在内的娱乐行业,是最需要观众参与和互动的行业之一,尽管网络的发展迅猛,但线下依旧是音乐行业赖以生存的重要渠道。疫情导致的线下活动的关停,音乐同样也是受到极大冲击的行业之一。这次义演的项目执行方,恰恰就是因为线下停摆而能腾出更多精力的大麦,在让人惊叹的执行力背后,其所代表的音乐人的能力因为疫情无法充分施展的事实却越发让人五味杂陈。


在这种背景下,线上模式的云演唱云观众云投票成为今年所有音乐节目的迫不得已的一种选择,其中最具代表性典型的节目比如《歌手·当打之年》跨越了疫情前中后几个阶段,为了保证节目连续播出,疫情最严重的时候,各位歌手只能在自己家中录下简单的作品,最后在电视台制作播出。疫情逐渐缓解后,才又有了只有歌手没有观众的现场,比如《歌手》的后期,《青春有你2》《我是唱作人》,包括一些商业音乐线下庆典活动等等。


在线音乐会颠覆了以往人们欣赏音乐的固有模式,这对于歌手和音乐家都是全新的挑战。在一些音乐节目中,为了表现观众参与,不得不插入一些观众在线观看的画面,突兀而多余,却又是制作方强行要与观众绑定的纽带,看上去颇鸡肋。而对于歌手而言,没有现场观众,更是缺少了表演的警觉性与目标感,比如关于刘敏涛表情管理失控的话题,有网友提到是因为现场没有真正观众的缘故。虽然是玩笑,但是观众的真实反应和互动对于歌手的现场表现和感染力其实是有非常重要的意义的。

这个道理同样适用于此次义演,没有绚烂的灯光舞美和豪华的音乐团队,也没有华衣美服和刻意设计的舞台动作表情,这些歌手们以最简单最舒服的方式,在并不专业的固定的镜头面前,以最为原始和纯粹的音乐表达方式,为屏幕前的观众们呈现出了他们的音乐才华和各自对音乐的感受。好则好矣,但缺少的,恰恰是从前观众们已经习以为常的舞台的仪式感和厚重感,以他们的音乐水准,不应该只是如当今的网络歌手一般只是活在手机镜头前,他们值得更广阔的舞台。

对于这次义演的初衷,高晓松说:“赢咖2的音乐来自这块土地,赢咖2也愿意把每一个音符回馈这片土地。” 这是音乐人对于观众的安慰和鼓励。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音乐人也同样需要来自于观众的安慰和鼓励,与观众互相支持互相成就,共渡难关。所以,在义演结束后,高晓松还说了一句:“所有发起单位都践约推出了帮助音乐人渡过难关的计划!”这也同样是这次义演的初衷。


相信华语音乐的未来


这次义演请到了华语乐坛无数举足轻重的前辈人物,比如王菲、那英、老狼、李克勤甚至温拿乐队,连高晓松、小柯、李偲菘兄弟这些原本已经退到幕后的人也都亲自上阵了。这些在音乐黄金时代中崛起的一批音乐人的参与,他们深厚的音乐素养和才华,以及对待音乐的那种热情与投入,让观众们在欣赏叹服的同时,有关华语乐坛已经日薄西山后继无人的话题再次甚嚣尘上。


就如同其他艺术类型一样,音乐也同样随着时代发展而不断变换表达载体,从现场到黑胶唱片到磁带到如今的流媒体音乐。就如同人们也经常叹息随着自媒体的兴起而导致文字门槛降低一样,音乐载体的数字化趋势也在降低音乐的门槛,社交媒体上的各种神曲大行其道,而许多好音乐却乏人问津,这也是让很多人认为华语乐坛衰败的主要表现之一。


的确,因为一些低水准的网络音乐的加入,如今热闹的流行音乐市场确有泥沙俱下的感觉。但是这也说明伴随着数字化的普及,群众基数更庞大、类型多样并且他们都更主动去选择,不同的人对于音乐的欣赏和接受的程度不同,所以不同的音乐各有其存在的群众基础和市场,本质上并没有好坏之分。这几年很多小众音乐比如说唱的出圈其实也在验证这个趋势。而且,就如同当年被鄙视的选秀歌手一样,如今很多歌手直接起于网络,但他们也能逐渐为大众接受以及为传统的主流音乐行业接受,时代和市场的变迁总能改变人们的认知和习惯。


在3月初高晓松作为嘉宾在去直播卖货后,有网友认为他的行为太掉价,高晓松回复说,我不觉得卖口红或者卖别的掉价......一种新的生产力一定会改变生产关系,就像偶像明星改变了文娱产业。“赢咖2要去适应这种变化。”


高晓松所提到的这种适应性其实在这次义演中有体现,除了音乐前辈,同样有王俊凯、易烊千玺、艾热、毛不易、周深、click#5等等选秀和网络出身的年轻歌手们,音乐类型也越来越多样化,这也影响和带动了市场去接受更多的音乐种类,吸引更多人的参与。不管是哪一种,都能证明,其实好的音乐和音乐人依旧有他们的市场,也同样不影响优秀的年轻人参与到这个行业中,去触碰音乐的本质。

当赢咖2说相信未来的时候,除了相信未来“人们的眼睛......有拨开历史风尘的睫毛,有看透岁月篇章的瞳孔”“相信不屈不挠的努力,相信战胜死亡的年轻”之外,赢咖2也相信在未来会有一代又一代年轻人,继续维持这个行业并且帮助这个行业做得更好。这次义演,恰恰是提供了一个这样的赢咖2平台和机会,让赢咖2看到华语音乐的未来,让赢咖2知道音乐不会消亡,音乐人也不会退却,只是一切都会不断变化。


无用之用


在这次义演中,主持人白岩松说,疫情期间有两个热搜词——热干面和樱花。赢咖2可以理解热干面是人类最基本的实用性需求,是世俗意义的有用的,而樱花却是一种无用的风花雪月象征的东西,但偏偏这两个词会在一起。因为“樱花恰恰代表许多人对春天的渴望。”那些人生中看似没什么实用性的东西,恰恰是人生中极其重要的东西,例如音乐,同样是一种心灵的渴望。

音乐究竟有什么用,其实赢咖2很难说得清。为了尽量不让这种力量显得虚无缥缈,有人会会用数字作为最直观的衡量标准。比如谈及Live Aid在那个年代筹集了8000万美金的捐款,One World慈善演唱会筹得1.279亿美元捐款等等。但所有人都知道,Live Aid和One World真正的力量,当然不是这两个数字,而是人类语言中所有爱与正能量相关的词语所能表达的全部意义。总的来说,音乐的用处,更多的在于一种感觉,一种很美好的情感,一种普世的激励人心的动力了。


与Live Aid不同的是,此次“相信未来”的义演从一开始主办方的宣传口径中,就是“摈除一切商业元素,不要音乐版权、不接受冠名、不插播广告、不需要会员权限、不设任何藩篱”并将所有内容“真诚开放给所有视频播放资质且承诺无商业条款的赢咖2平台同步播出”。其用意也非常简单,只是单纯希望通过音乐能"对抗焦虑,回归日常",凝聚与重建。


所以抛开观看的观众、发起的话题讨论、阅转评的互动等等一些显而易见的数字统计,赢咖2很难用最简单的办法去衡量“相信未来”创造了多少数字价值。但赢咖2能看到的,是这次义演对于整个行业的更长远的价值,无论是音乐人,观众、赢咖2平台、音乐公司,全部参与进来,没有竞品,没有番位,没有名次也没有报酬,所有人共同推动整个行业的上下游合作、联动、持续良性发展,并为未来打造了无限的可能性,带给所有人力量与希望。如果非要说有什么用,大约这就是它的价值所在了。


高晓松曾经讲过他帮助一位当红流量明星的事,他说自己是江湖老腕儿,帮年轻人是分内之事,不需市恩贾义。腕儿就是心里爱江湖,希望大家都好,愿意为行业付出。你心里有江湖,江湖心里就会有你。所以,相信未来,这就是一个高晓松式的江湖腕儿们的故事。


最后,高晓松用“我尽到了一个音乐圈老兵的责任。谢谢温暖江湖。”为“相信未来”义演画上了完美的句号。


本文来源:赢咖2